<code id='wjxa9'><strong id='wjxa9'></strong></code>
    <fieldset id='wjxa9'></fieldset>

    <ins id='wjxa9'></ins>

      <i id='wjxa9'></i>
      <dl id='wjxa9'></dl>
        <i id='wjxa9'><div id='wjxa9'><ins id='wjxa9'></ins></div></i>
          <acronym id='wjxa9'><em id='wjxa9'></em><td id='wjxa9'><div id='wjxa9'></div></td></acronym><address id='wjxa9'><big id='wjxa9'><big id='wjxa9'></big><legend id='wjxa9'></legend></big></address>
          <span id='wjxa9'></span>
        1. <tr id='wjxa9'><strong id='wjxa9'></strong><small id='wjxa9'></small><button id='wjxa9'></button><li id='wjxa9'><noscript id='wjxa9'><big id='wjxa9'></big><dt id='wjxa9'></dt></noscript></li></tr><ol id='wjxa9'><table id='wjxa9'><blockquote id='wjxa9'><tbody id='wjxa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jxa9'></u><kbd id='wjxa9'><kbd id='wjxa9'></kbd></kbd>

        2. 《焦點訪談》 20180916 危情諜影(下)

          • 时间:
          • 浏览:16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上期節目,我們說到有些學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臺灣的間諜人員利用,但是及時被國傢安全部門發現,懸崖勒馬才沒有鑄成大錯。而有些人他們在交往中明明已經感覺到對方的身份不對勁,卻還心存僥幸為對方做事,這樣的行為會導致什麼樣的後果呢?

            2015年,大陸學生小朱到臺灣一所大學做交流,有次去臺灣大學聽公開課,結識瞭一個做大陸研究的臺灣學生。小朱當時正在做論文,想采訪一些當地的高層人士,但又找不到門路,這個同學表示可以給他引薦一位政客。這位政客是原住民立法委助理,名叫徐子晴。不久,小朱就與徐子晴見瞭面。

            在徐子晴的幫助下,小朱很快采訪到瞭好幾位平時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臺灣高層人士。對此,徐子晴並不求什麼回報,隻希望小朱能幫自己點小忙。

            徐子晴經常找小朱聚會,次數一多,兩人就熟瞭,聊起天來也很隨便,但有一次,徐子晴突然問到的一個話題,引起瞭小朱的懷疑。

            小朱避開瞭這個話題,徐子晴也沒有再提。回到大陸後,徐子晴曾讓小朱幫忙搜集資料,去旁聽一些研討會等等,心存疑慮的小朱都找借口推辭瞭。但想到在臺灣很多事還要靠徐子晴幫忙,小朱還是為徐子晴做瞭一件事,就是介紹大陸學生給她認識。2016年,小朱在申請臺灣一個兩岸學生夏令營時沒有通過,他把這個消息告訴瞭徐子晴。

            在徐子晴的幫助下,小朱最終拿到瞭邀請函。作為對徐子晴幫忙的回報,小朱邀請瞭一個在國傢某重要機關工作的熟人一同去臺灣。出發前,小朱給徐子晴發的微信內容是這樣的:這次我和一個朋友一起去。他是XX部的一個公務人員。XX部這幾個字中間用瞭空格,這其中的含義二人心照不宣。徐子晴回復瞭幾個偷笑的表情,然後說道:我請客。小朱和小丁到臺灣的第三天,徐子晴請二人吃飯,正式結識瞭小丁。

            小丁離臺的前一天,徐子晴又給他送行,這次,徐子晴對小丁的工作表現出瞭很大的興趣。

            小丁隨口透露瞭單位近期的一些活動,徐子晴也向小丁透露瞭一些信息,小丁對這件事印象深刻,因為沒多久徐子晴說的話就得到瞭印證。

            小丁和徐子晴通過微信保持聯系,有的時候小丁下班晚或者被領導訓斥心情不好,徐子晴就會給些安慰,她還時不時給小丁寄些土特產和小禮物,兩個人互動越來越頻繁。

            徐子晴跟小丁說她打算來大陸開個化妝品公司,想請小丁入股。合作開公司自然有好處,小丁聽到這樣的邀請喜不自勝,滿口答應。徐子晴說開公司之前需要瞭解大陸兩岸政策走向,而這事全得靠小丁幫忙。對於徐子晴的這個請求,小丁立刻打瞭保票:以後有什麼事情就找我。

            在利益的驅使下,小丁開始頻繁地給徐子晴發送單位帶著密級的紅頭文件,還特意解釋說:我給你的都是有密級的,不然你都看不完,每天文件特別多。

            盡管有所擔心,但他仍然鋌而走險。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小丁先後向徐子晴提供瞭多份內部文件資料,其中秘密級一份,機密級4份。由於他們的交易被安全部門發現,小丁沒有等到徐子晴給他回報,就已經淪為階下囚。

            下面讓我們看一下徐子晴的真面目,她真實姓名叫徐韻媛,1980年8月出生,是臺灣間諜人員。近年來她在臺灣大學、臺灣政治大學、臺灣中國文化大學等高校頻繁活動;其身份一會兒是立委助理,一會兒是淡江大學博士,一會兒又變成瞭導遊、義工等等。她以不同面目接近大陸學生,目的就是從中物色策反對象。據國傢安全部門掌握,目前徐子晴勾連的大陸學生有十餘人之多。

            徐子晴為瞭搜集大陸情報,不僅自己經常改頭換面,還在臺灣發展瞭一些不同職業身份的人作為幫手。2015年3月26日,在福建省廈門市五通碼頭,一艘由廈門開往金門的客輪即將起航,乘客們正排隊通過安檢。此時,國傢安全機關工作人員攔下瞭一名男子。隨後,這名男子被帶走詢問檢查。當工作人員打開這名男子隨身攜帶的茶葉盒,發現瞭盒蓋裡面的秘密:盒蓋上粘貼有5張手機SD卡,而卡裡存儲的是大陸的秘密級文件。原來,這名男子姓蔡,是一名臺灣間諜,而他的上線正是徐子晴。2010年,擔任臺灣某立法委員顧問的蔡某經人介紹與徐子晴結識。蔡某是某協會秘書長,經常到大陸參加兩岸交流活動,能接觸到很多大陸官員。兩人熟識後,徐子晴向蔡某亮出瞭自己的真實身份。

            徐子晴對蔡某提出瞭具體要求並作出瞭承諾。

            那段時間,蔡某債務壓身,他一口答應瞭徐子晴的要求,每次回到臺灣後他都第一時間把瞭解到的情況反饋給徐子晴。

            蔡某不僅把在大陸搜集的官員名片交給徐子晴,還向對方提供這些人的部門和層級等具體信息。為瞭得到更多的錢,蔡某一直留意尋找能讓徐子晴更滿意的情報來源。201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蔡某認識瞭一名在大陸某重要機關工作的姓黃的官員,他馬上向徐子晴作瞭匯報。徐子晴很感興趣,特地約蔡某見瞭面,敦促蔡某趁熱打鐵,盡快找個生意上的借口再去大陸見黃大哥。

            見到黃大哥後,蔡某按照徐子晴的叮囑提出瞭搜集資料的具體要求,並交給黃大哥3萬元人民幣當見面禮。

            蔡某把黃大哥的反應告訴瞭徐子晴。

            19天後,蔡某再次來到大陸。這次見面他把從臺灣帶來搜集情報專用的手機和SD卡交給黃大哥,並把徐子晴的要求一一告訴給他。

            蔡某先後十二次到大陸與黃大哥接觸。每次入境,蔡某都會帶來徐子晴搜集情報的清單,再把黃大哥拍攝過文件的手機SD卡帶回臺灣交給徐子晴。在這個過程中,徐子晴的要求不斷升級。

            蔡某為瞭傳遞情報,頻繁往返臺灣與大陸,直到被國傢安全部門抓獲。經調查審理,蔡某在大陸策反國傢機關工作人員,並搜集瞭10份秘密級文件,4份內部資料,構成間諜罪,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

            節目開始介紹的小朱,他的行為對國傢安全構成瞭威脅,受到瞭相應的懲罰,小丁因在涉密崗位上為臺灣間諜發展策反大陸重要機關工作人員被判刑,而這三個人冒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瞭獲取個人的私利。對每個公民來說,維護國傢安全,既是憲法義務,也是法律底線,國傢安全面前,利字當頭,心存僥幸,必將釀成大禍。